當前位置:首頁>>企業文化

班佑河畔信仰之光

文章作者:   文章來源:中國五礦集團有限公司
2021-08-19
字體:【】 【打印顏色:
若爾蓋大草原,天幕蔚藍,云朵如棉。灼灼日光下,草原青青,野花叢叢,牛羊成群。班佑村的“中國工農紅軍烈士紀念碑”和“勝利曙光”群英雕塑,在藍天白云下,在青草野花牛羊旁,靜靜矗立。淡淡的丹霞紅在陽光的照射下,生發著希望的光芒。這座宏偉的紀念碑和雕塑是為紀念中國工農紅軍長征過草地時在班佑河畔犧牲的七百多名紅軍戰士而建的,這是紅軍長征歷史上非戰斗犧牲人數最多的一次。
“他們都靜靜地背靠背坐著,一動不動,我逐個察看,全都沒氣了。我默默地看著這悲壯的場面,淚水奪眶而出……他們帶走的是傷病和饑餓,留下的是曙光和勝利……”紀念碑碑文摘自王平將軍自述。
1935年8月,七百多名紅軍戰士,用革命的意志和堅強的毅力抵御高原反應、傷病、饑餓……歷盡千辛萬苦、戰勝千難萬險,一步步走過了草地,卻最終沒能走過班佑河。不是他們不愿走過去,而是肉體的生命力量只能支撐堅持到此了……他們拼盡了最后一絲力氣,背靠著背,在班佑河灘集體長眠。
紅軍所過的草地,實則高原濕地,為泥質沼澤,位于青藏高原與四川盆地的過渡地帶,主要在川西北若爾蓋地區,海拔在3500米以上。由于黑河和白河流經于此,河道迂回,地勢低洼,水流淤滯而成沼澤。沼澤生長的植被主要是藏蒿草、烏拉苔、海韭菜等,在上形成草甸。草甸之下,泥濘不堪,積水淤黑,淺處沒膝,深處沒頂。此處沒有村寨,沒有道路,鳥獸絕跡,人煙荒蕪。在草地上行走,必須腳踩草叢根部,沿草甸前行。若陷入泥潭,則會越陷越深,直至被沼澤吞沒。
草地區域氣候多變,時而晴空,時而冰雹,時而迷霧。5至9月是草原雨季,充沛的雨水更使茫茫草海變得無邊無垠、險象環生。草地上的泥水不僅不能飲用,而且會使身體上的傷口紅腫潰爛。
據史料統計,紅軍三大主力在兩年數次過草地中,有無數將士將寶貴的生命留在了茫茫沼澤。紅一方面損失將士約6000人,紅二方面軍損失將士約3000人,紅四方面軍三過草地損失將士過萬名。
生命對于每一個人都只有一次,由細胞構成的人體組織都能感覺到痛楚,面對死亡人都會有本能的懼怕。可是什么讓這些革命先賢不顧個人安危,不懼天塹天險,不怕圍追堵截,不畏獻出生命?
“戴鐐長街行,志氣越軒昂,拼作階下囚,工農齊解放。”共產黨人劉伯堅被捕后,在重兵押送下,拖著重鐐慷慨赴死。紅三十四軍師長陳樹湘率部掩護主力撤退腹部中彈被捕。敵人押送途中,陳師長從傷口處掏出自己的腸子絞斷后慷慨就義,年僅29歲的英雄實現了他“為蘇維埃新中國流盡最后一滴血”的誓言。瀘定橋上,紅軍左縱隊先頭部隊紅四團一營二連22名勇士,在被火燒燙的13根鐵索上冒著槍林彈雨攀爬前進,向死而生……
再一次在雕塑前肅穆,我讀懂了兩個詞——“精神”與“信仰”。
“人無精神不立,國無精神不強”。肉體可以被折磨、被摧毀,但精神不滅、意志不消,信仰永存!而信仰,作為已經融入我們滾燙生命的精神基因,曾經或者以后,都值得我們倍加珍視。它所生發的希望之光,必將照亮未知的奮斗之路。
版權所有:中國五礦集團有限公司 2007年-2020年  京ICP備05017583號  京公網安備110401300101號  隱私與安全  法律聲明  
運維單位:中國五礦集團有限公司信息中心   我來糾錯    投資者   求職者   傳媒者   同業者   瀏覽者
向日葵视频app在线下载_向日葵视频ios_向日葵视频iosapp下载